江西省软科学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软科学创新前沿 >

创新软科学研究体制 中改院跻身重要思想库

时间:2014-04-28 17:2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创新软科学研究体制 中改院跻身重要思想库 新华社记者周正平金敏 仅有50多人的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偏居海南岛,远离我国政治、经济中心,但中改院不断创新自身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形成了官方背景、民间机构、事业法人、企业化管理的研究体制,成为
                     创新软科学研究体制 中改院跻身重要思想库


           


              新华社记者周正平  金敏



 

仅有50多人的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偏居海南岛,远离我国政治、经济中心,但中改院不断创新自身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形成了“官方背景、民间机构、事业法人、企业化管理”的研究体制,成为我国一家社科系统的重要独立研究机构,走出了一条软科学研究和发展的新路。中改院自创建以来,始终坚持以服务中国改革的政策决策为己任,致力于中国经济转轨、社会转型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的研究,丰富的研究成果,对我国改革决策提供了重要的参考依据,对推动改革实践发挥了积极作用。


中改院的崛起和发展模式,被学术理论界称为我国软科学研究领域的“中改院现象”,对我国软科学研究领域的机构改革,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理论研究紧密联系改革实际,中改院成为影响中国改革决策的重要思想库


中改院将研究工作的主要目标,定位为服务中国改革的政策决策,组织专家围绕改革重大热点、焦点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政府改革一直是中改院追踪研究的重大课题。1995年,中改院提出国有资产管理市场化、政企分开的建议;1996年又在国内率先提出政府的主要作用是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观点;1997年,率先提出根据市场经济规则进行对宏观调控、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的建议;SARS危机发生后,中改院又提出政府应由经济建设型政府转向公共服务型转变、在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同时加快建立社会主义公共服务体制等一系列建议;2006年,中改院院长迟福林在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的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学者座谈会上,进一步提出了把建设公共服务体制作为“十一五”时期改革攻坚的重大任务的建议。


这些观点和建议受到各方面的广泛关注,对改革理论研究和决策产生了重要影响,获得了包括国家“五个一工程”奖、“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等在内的一批国家级奖项。


建院17年来,中改院先后举办国际国内学术会议170多次,提交建议报告120多份,出版各类中英文专著近150多本,发表论文1000余篇,尤其是中改院向决策层提供的政策和立法建议报告,对推进有关决策产生了积极的作用。


目前,中改院已拥有“中国改革国际论坛”、“中国改革形势分析会”、“中国改革评估报告”、“中国改革调查问卷”、“中国改革论坛网”等一批在学术界具有重要影响的改革研究品牌。


中改院的研究成果,不仅得到国内高层和学术界的重视,也受到一些重要国际机构的认可。联合国驻华机构总协调人马和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已经成为联合国驻华机构的主要合作伙伴,2007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委托中改院编写了《中国人类发展报告2007/2008》,表明了联合国驻华机构对中改院的学术研究能力及独立性的认可。


目前,中改院已与20多家国际研究机构建立了交流与合作关系。长期以来,他们承担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世界银行、德国技术合作公司在华社科研究领域的合作项目,并与企业组织国际网络等国际机构及德国、英国、美国、加拿大、荷兰、挪威、芬兰、瑞典、澳大利亚、印度、越南等国的研究机构建立了稳定的学术交流关系。2000年,中改院受WTO总部的委托,在我国开通了第一个WTO信息查询中心网,为企业和社会各界了解WTO规则、了解世界企业发展趋势等提供服务;2001年,受博鳌亚洲论坛委托,中改院成立了亚洲问题专家委员会,承担博鳌亚洲论坛智力支持任务。


中改院院长迟福林介绍说,坚持理论为实践服务、坚持研究紧密联系改革实际,是中改院的研究成果产生作用的一条基本经验。


中改院起步时,正逢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的高潮,该院以创新和完善经济特区体制机制作为主要研究方向,对一些重大改革课题如市场经济、股份制、社会保障制度、海南特别关税区建设等问题进行了开创性研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紧接着率先对建设洋浦自由工业港区、建设海南国际旅游岛进行研究,现已成为实践内容;中共十四大明确宣布我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后,中改院适时在国企改革、宏观经济政策、农村改革、政府作用、区域经济发展等诸多领域,开展了广泛的的研究,提出了如“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等许多重要建议,引起中央有关部委及社会多方面重视;1997—2001年,中改院以满足经济改革政策需求为主要目标,在农村土地政策和农村土地立法研究、大型企业集团内部治理结构研究、企业职工持股制度研究等方面,取得了一批重要的研究成果,产生了重大影响;2001年以来,特别是SARS危机发生后,中改院又将研究的重点转向政府转型课题,对政府转型与社会再分配、政府转型与建设和谐社会、政府转型与民间组织发展等议题展开了深入研讨。



 

官方背景、民间机构、事业法人、企业化管理,创新研究体制


前全国政协副主席陈锦华认为,中改院就那么几十个人,没有要国家一分钱,对我国改革始终如一执着奉献,出了这么多成果,关键是建立了一个好的管理体制和研究机制。


成立于1991年的中改院,原隶属于海南省人民政府的事业单位,类似于各省、市、区的社科院,但办院不到一年,他们就向海南省政府提出“事业机构,企业化管理”的改革方案,主动退出省财政的事业编制供给,走上“自主经营、自担风险、自我积累、自求发展”之路,改造成股份制、非营利性的法人单位,吸收了国家和地方政府机构、国内企业作为股东,组成董事局,实行董事局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人事上实行全员聘任制。这样,中改院从法人治理结构到人事管理,进行了全面改造,没有了行政级别,打破了铁交椅、铁饭碗、铁工资。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认为,要办成一个有效率、有独到观点的政策研究机构,必须要形成独立的社会化的管理体制,而不是官办的,这种形式才能够公正地、客观地为政府决策提供智力支持。


民间机构、事业法人的法律地位,保障了中改院的机构独立、研究独立、人事独立,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中改院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但中改院在对外宣传中,始终强调自己在历史上形成的官方背景。迟福林解释说,中改院的研究独立是在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前提下,遵循中央对改革的总体部署,为中国的改革政策服务,提出强化官方背景,就是为了保持清醒的头脑和正确的研究方向。通过改革管理体制,中改院将民间机构优势同官方优势相结合并取得了成功。


在新体制下,中改院建立了一个强有力的管理执行班子。现任董事局主席高尚全,是国内外享有盛名的经济学家,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曾担任国家体改委副主任,他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对改革历史和现实谙熟,多次参与起草中央的决策性文件,现在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


院长迟福林,同样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和长期的改革实践经验。他是全国政协第十一届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02年被中组部、中宣部、国家人事和社会保障部、国家科技部联合授予“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荣誉称号”;目前还兼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海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席,北京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东北大学、西南财经大学等重点大学的客座教授或特聘教授。


在学术研究领域,迟福林是中改院的带头人。他研究的重点是转轨经济理论与实践,建院以来,他在上述研究领域已撰写出版了20多本专著、60余部主编书籍、近900篇学术论文、近百份提交高层的政策建议报告,研究成果多次获得包括“全国五个一工程”、“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中国发展研究奖”、“全国优秀社会科学论文一等奖”、“全国人文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等在内的全国性科学研究奖。


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名资深学者,迟福林还具有很强的组织能力。作为中改院的大管家,他对外要处理好各个方面的关系、对内要管好几十号人,在院务管理工作中他提出了并实施了以事业吸引人、以制度约束人、以诚信感召人、以精神鼓舞人、以活动培养人的管理方针,激励、动员了中改院职工,为改革理论研究的大目标竭心尽力。


其次,在新体制下,中改院形成了一支高素质的职工队伍。中改院注重培养员工的刻苦敬业的精神、团结协作的精神和脚踏实地的精神,并把它作为院文化提出具体要求,建立了与此相配套的利益共享机制,有效地调动了全体员工的能动性,记者联系采访了中改院7年多时间,深刻感受到了中改院职工为了工作,精心设计、严密组织、密切配合的团队精神。


                      


                        


最大限度地借用社会力量和国际资源为研究服务  


中改院的研究结构十分独特,他们建立了“小机构、大网络、国际化”的研究机制,最大限度地借用社会力量和国际资源为中改院的研究服务。


所谓“小机构”,就是,院部机构少而精,主要做好研究的规划和为“大网络”、“国际化”服务,目前,中改院工作人员总共才有50多人。


所谓“大网络”,就是广泛联络对改革研究有造诣的各路精英,直接或间接参与中改院的研究课题。其中,相对固定的有两个层次,一个是以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梦奎为主任的、由国内30多名著名专家学者组成的学术委员会,对中改院的改革研究确定计划,把握方向,决策重大研究事项;另一个层次是由数百人组成的紧密网络专家队伍,参与中改院具体的研究课题。这两支队伍的成员,有的来自党和政府各级机关,不少还是部级官员,有的来自著名研究机构、大专院校,还有的来自企业界、金融界,大都是改革研究某一领域的领军人物或具有影响的人物。从年龄结构上看,有20多位是德高望重的部级领导和我国老一辈一流专家学者,更多的是在改革和经济理论研究中十分活跃的中青年专家学者。


所谓“国际化”,就是广泛开辟国际合作项目,加强国际间的学术交流,同时借助国际研究资源,增加研究经费来源。他们不断开辟国际合作新项目,先后在海口举办了60多次国际论坛,受邀参加在国外举行的学术会议300多次,许多国外著名专家学者和国际机构高级官员来中改院参加活动,并进行了富有成效的合作,极大地提高了中改院在国内国际的影响和研究成果的水平。


迟福林认为,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任何一个有作为、有远大理想的单位,都会加强同其他国家的合作和交流,中改院的体制特色使之更容易和国际上一些组织机构沟通和合作,“国际化”是中改院机构和业务建设的一个突出特色,也是建设中改院改革研究品牌的重要条件。


记者参加了不少中改院主办的会议,结识了不少专家,发现了一些很值得深思的现象。比如,中改院组织的各类会议,无论是几百人参加的国际研讨会,还是几十人参加的小型研讨会,都开得生动活泼,极少有无故缺席和会越开人越少的情况;再比如,无论著名学者,还是政府官员,参加中改院组织的研讨会,一律没有出场费,然而每个被邀者,除特殊原因外,都是每请必到。


中改院为什么能够把那么多国内外官员、专家乃至企业家动员到自己身边来呢?记者观察主要原因在于:


首先是改革这个共同的历史使命使大家走到了一起,中改院组织的会议无不紧扣改革难点、焦点、热点问题,务实不务虚,不回避矛盾,为专家提供了一个有吸引力的、能够大显身手的学术研究交流平台。


二是中改院管理体制和“小机构、大网络、国际化”的研究机制,形成了学术研究的开放性、国际性和独立性特色,来自不同领域的官员和专家能够在中改院提供的交流平台上,平等讨论对话、畅所欲言。


三是中改院注重将理论研究成果运用于指导工作实践。中改院每次举办会议,都会将专家们的观点和研究成果总结归纳,提供给相关决策层作为参考,而不是束之高阁。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孙立平认为,参加中改院的会议,既是检验自己研究成果的一个好机会,也是了解学术理论界最新动态的一个好机会,还是向国外同行学习交流的一个好机会。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